“双线作战”成绩来之不易 面向巴黎自信不自喜

新华社比利时安特卫普10月10日电(记者刘旸、双线作战潘革平)2023体操世锦赛8日在比利时安特卫普收官,成绩中国队以2金3银2铜位居奖牌榜第三位。不自喜美国队以4金3银4铜领跑,易面日本队以3金1银1铜排名第二。向巴信  本届世锦赛中国队领队、黎自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党委副书记、双线作战副主任常成赛后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成绩中国体操队在杭州亚运会和安特卫普世锦赛“双线作战”,不自喜取得当前成绩实属不易。易面综合评价世界体操格局和中国队现状,向巴信面向巴黎奥运会,黎自中国队有实力和潜力保持充足自信,双线作战但不可盲目乐观、成绩沾沾自喜。不自喜  常成表示,本次世锦赛成绩基本令人满意。“这次参赛首要目标是女队拿到巴黎奥运会资格,并且要以很好的名次拿到。这点我们做到了。女队在资格赛和团体决赛上分别拿到第三和第四名,这是近年来非常好的成绩。”  中国体操队同时征战亚运会和世锦赛,需要克服诸多困难,相当于同时组建两支队伍去角逐高水平大赛。男队选拔上,首先确保亚运会夺得团体冠军的基础上,组建参加世锦赛的队伍。  “双线作战”需要制定详细计划和预案,包括紧急突发状况如何调配部署。例如,男队有选手在安特卫普生病无法参赛时,林超攀在结束亚运会比赛后火速支援世锦赛,都在事先预案之中。  “尽管世锦赛上男队不是最强阵容,但目标历来都是冠军,男队有这样的传统。”常成说,“男队在资格赛表现不理想,第八名压线进决赛。资格赛后我们认真总结和反思,仅两天,男队表现强势反弹,得到银牌。”  体操男队几位老将发挥应有作用,年轻队员也在逆境中克服心理障碍,得到成长。  29岁的刘洋时隔9年,再次摘得世锦赛吊环金牌。28岁的孙炜是全能型选手,资格赛、团体决赛和个人全能决赛,三场全部做满6套动作,并在团体决赛中得到超过86分的高分。31岁的尤浩虽然没有晋级双杠决赛,但在吊环项目上贡献一枚铜牌。28岁的林超攀从亚运赛场赶来,在没有倒时差,几乎没有适应场地的情况下,在团体决赛中高水平高质量完成动作。  22岁的侍聪在预赛中扭伤脚踝,放弃团体决赛让他非常遗憾,双杠决赛中他带伤上场,摘得银牌。23岁的苏炜德在团体决赛单杠项目中出现两次掉杠的严重失误,单杠决赛中他最后顺位出场,克服重重压力和心理障碍,收获铜牌。  女队以年轻队员为主,19岁的欧钰珊是全队唯一一位有过世锦赛经验的选手。资格赛中,中国小花让人眼前一亮,全部动作成功,决赛成功率也很高。  “遗憾的是,女团没有站上领奖台,但邱祺缘、周雅琴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我相信明年巴黎奥运会上,女队有能力和信心冲奖牌。”常成说。  “邱祺缘全能决赛第四,非常稳定。高低杠决赛竞争激烈。阿尔及利亚选手内穆尔的动作难度分非常高,邱祺缘决赛顶住压力,以高质量力压高难度,拿到冠军,来之不易。”常成说,“周雅琴第一次出国比赛,不论资格赛、团体决赛,还是平衡木单项决赛发挥都很出色。平衡木动作连接上出了些问题,难度分受影响,否则分数更好。”  常成表示,中国队现存问题也非常明显,比如男队要提高成套成功率和落地稳定性,女子跳马需要上难度等等。  “这些天我在看媒体相关报道,以及国内体操迷的评论留言。大家在肯定体操队成绩的同时也提出宝贵意见,最多的就是提高女子跳马动作的难度。团体决赛中,跳马一项我们就输给美国队和巴西队很多。争取通过今年冬训,把跳马难度提升上来。”常成说。  谈到世界体操格局和动向,常成说:“桥本大辉延续东京奥运会的势头,拿到男子个人全能和单杠冠军。世界女子体操继续向着高难度、高速度、爆发力等方向发展,典型的是美国队和巴西队。我们看到拜尔斯回归,她依然实力强劲,表现完美。”  常成表示,中国队在学习国外运动员长处同时,也会坚定自己的技术风格。“比如平衡木,我们的动作编排和展示上与拜尔斯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路数,都可以得到高分。周雅琴在平衡木决赛上与拜尔斯的分数已经非常接近了。”  与西方运动员在女子自由操项目上展示力量、动感和奔放热情的风格不同,中国选手动作编排表现出浓郁的东方美,并且得到欧洲观众的喜爱和赞赏。  “我们服装和配乐很有特色。赞助商征求教练员和运动员意见后设计出比赛服。我和一些国际裁判交流时,他们对我们的比赛服装和自由操中具有中国风的配乐评价很高。”常成说。  在观察本届世锦赛裁判评价和打分方面,常成表示有两点值得关注。一是不同比赛,裁判在打分尺度拿捏上标准不同。比如亚运会的分数不能横向拿来与世锦赛相比。二是此次世锦赛引入的人工智能辅助评分系统值得研究。  “这次世锦赛裁判评分尺度严格,尤其是吊环和跳马。我们不能因为在成都大运会、杭州亚运会等比赛上拿到高分,就沾沾自喜、盲目乐观,感觉自己优势明显,这不科学。比如张博恒在亚运会上那套超高分数(89.299)的全能动作拿到世锦赛上也许不能突破89分。”常成说,“必须同场竞技才能说明问题。”  本届世锦赛还引入了日本富士通公司研发的人工智能裁判辅助评分系统,在跳跃高度、动作角度、时间长度、难度分判断等方面为裁判提供更加直观、精确的数据。  “中国体操队与国内高校和科研单位有合作,有类似的科技辅助手段用于训练,提高动作难度和稳定性,但用于裁判打分我们还要持续关注研判。”常成说,“这次世锦赛据我观察,关于裁判打分争议不多,每个冠军都实至名归,说明科技在公平竞赛领域发挥越来越显著的作用,我们要跟上适应这些新变化。”

托尼·克罗斯